见山还是山-何肇衢的风景变奏
分类:T生活家

2018-12-27|撰文者:郭朝渊

由由客家委员会与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共同主办,于国立中正纪念堂一展厅内之「丰采․颂歌-何肇衢邀请展」展期横跨至明年1月2日,并于1月9日移展至画家的故乡-新竹。近150件油画作品中,风景为何肇衢描绘歌颂最多的主题。



作为台湾战后第一代的艺术家,何肇衢的创作一方面受到了日治时期以来,日本艺术家与台湾前辈艺术家带来的西式绘画影响,特别是印象派中的强烈光影和色彩堆叠;另一方面也随着欧美抽象艺术的学习,对于形式的拆解、重构有了一定的领悟。儘管未曾到过国外留学,但透过自身对于日文的掌握,何肇衢得以透过许多以日文写成的艺术杂誌,得到当时最新的艺术思潮。



一般来说,大多数的艺术家在进行在创作时,会先以写实、具象的绘画开始创作生涯,等到对于物象的掌握有一定能力时,再开始进行抽象创作。如毕卡索(Pablo Ruiz Picasso,1881-1973)于1945-1946期间创作的〈公牛〉(Bull)系列作品便是一个例证,透过这件作品,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如何看待抽象的表现形式,从最初对于公牛形体的掌握,最终将複杂细节简化,留下简洁优雅的线条。毕卡索早期在写实的作品下了许多功夫,但在其抽象表现逐渐成熟后,便很难看到其写实的作品。



与此相较,何肇衢的创作生涯中,抽象与写实并进,显得相当特别。综观他的创作,早期的〈芳兰山〉(1957)是一件具象作品,随着何肇衢吸取欧美的艺术思潮,并逐渐累积创作能量时,他试着将这些习得的知识融入创作中,开始分割画面,将原本的风景元素拆解成抽象的色块,同时又保留原有的风景构图。有时偏向抽象,有时偏向具象,以构图的表现形式来看,似乎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分期。在艺术史上,大抵会将抽象艺术区分成以理性来表达的冷抽象,和以感性为依归的热抽象,何肇衢的作品却经常融合两者。例如在他的作品里可以看到艺术将风景切割为无数的几何色块,但在用色上,何肇衢却鲜少选择平涂,往往运用充满力量的感性笔触来呈现色彩,如〈后街〉(1960)、〈立冬〉(1991)、〈淡水风光〉(1995)、〈村庄〉(1998)等等。在这些作品中,既能感受到蒙德里安(Pieter Cornelis Mondriaan,1872-1944)所呈现的音乐性律动,亦能体会略带有野兽派风格的热情笔法。



见山还是山-何肇衢的风景变奏 立冬,60×72cm,1991年。图/客家委员会、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提供



何肇衢的抽象创作并非凭空而来,而是依藉自己在大量写生后所转化的创作成果。这些线条和色彩来自于实际的景物,这也让他自己的抽象作品保有了其对于现实世界的理解。在他的作品中,多少可以找到一些名家的影子,但他却将其转变为具有本土色彩的图像。除了前述的蒙德里安之外,如1996年的〈淡水观音山〉就与塞尚(Paul Cezanne,1839-1906)的〈圣维多克山(Mont Sainte-Victoire)〉有着相似的构图和色调。有趣的是,观音山之于何肇衢的关係,恰如圣维多克山之于塞尚一般。两位艺术家都为这片山景所迷恋,并从写实中提炼出不同的抽象表现风格。1993年的〈初夏〉所呈现的印象派点描风格,则让人联想到莫内(Oscar-Claude Monet,1840-1926)的睡莲系列。从这些多采多姿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何肇衢对于欧美现代艺术的理解,以及其对于乡土风情的热爱。



见山还是山-何肇衢的风景变奏 初夏,112×145cm,1993年。图/客家委员会、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提供



花了大半生从事创作的何肇衢,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1970年代兴起的乡土写实主义影响,然而若细看他在2010年代后的作品,反而转趋以写实为主,如〈牛角湾五灵宫〉(2013)、〈淡水码头〉(2014)、〈东澳海岸〉(2015)、〈九份〉(2017)、红毛城(2018)等均是如此。以一位将半抽象作为主要作品风格的艺术家来说,特别是身体负担逐渐变大的资深艺术家而言,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笔者于展场询问艺术家本人时,何肇衢表示,自己年纪大了,画了这幺多国外的、抽象的风景,终究还是要为自己的土地留下一些纪录。



见山还是山-何肇衢的风景变奏 东澳海岸,91×116.5cm,2015年。图/客家委员会、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提供



创作风格从写实转为抽象,最后再回到写实,无论表现的形式为何,年近九十的何肇衢,以自己双脚的足迹和手上的画笔,为台湾的乡土风情留下了最真实的感受。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