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坟我的根”‧边佳兰人反灭村守墓
分类:G迈生活

“我的祖坟我的根”‧边佳兰人反灭村守墓(柔佛.边佳兰9日讯)因发展计划而被逼迁的边佳兰义山问题,扰攘至今一年仍悬而未决,但当地村民守护义山的决心丝毫未减,继去年首办“反灭村之结芦守墓”活动后,今年再接再厉办2.0守墓行,并以“我的祖坟,我的根”为口号,冀望华社持续关注边佳兰义山课题,以免义山让步给工业发展成为国内首例。“反灭村之结芦守墓2.0”是由边佳兰自救联盟和边佳兰华人义山联合会联办。活动目的共有4项,即(一)为了展现边佳兰居民捍卫当地华人义山完整性的决心与毅力;(二)呼吁各界关注边佳兰华人义山课题(边佳兰义山课题将牵动全国华人义山未来命运);(三)趁此教育年轻一代百善孝为先的道理;(四)庆贺边佳兰华人义山司法重审上诉申请已获吉隆坡法庭接受。週四当天进行的活动,内容主要是于上午9时在边佳兰二湾福建义山,以及下午4时在三湾华人义山举行的公祭活动。冀祖先显灵“保护自己”为表达守护义山的决心,村民于下午的公祭活动后继续留守三湾华人义山结芦守墓至翌日上午9时。虽然遇上雨天,公祭活动仍照常进行,在拜祭祖先时,村民更不忘向祖先表达了对义山被迫迁的忧心,如果村民保护不了义山,就只能冀望祖先显灵来“保护自己”了。晚上留守义山期间,主办单位也安排了两项讲座会,由两名文史工作者莫家浩和萧开富分别主讲与边佳兰相关的课题,即“边镇遗石:边佳兰义山与墓碑”和“边佳兰的开拓历史”。为时3个小时的讲座会,吸引当地老少村民出席聆听,以对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边佳兰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和爱护。针对今次的活动,边佳兰自救联盟代主席蔡平先受询时说,儘管这一次的人数不比1.0出席者多,但是值得欣慰的是,这一次有更多当地村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参与。“我们本来就希望有更多本地村民能参与我们的活动,上一次,很多出席者其实都是外来人士,所以2.0的活动能看到边佳兰道地的居民参与更有意义。”改编3首歌捍卫宝地为安排2.0的活动,主办方也煞费心思,特在余兴节目以3首改编歌曲《小镇故事》、《你怎幺说》和《来甲挡》,表达了边佳兰这块拥有悠久人文历史的宝地,不应被发展洪流淹没的心声。特别是以邓丽君歌曲《你怎幺说》改编的歌曲,更是从祖先的立场唱出了义山被逼迁后的心声。例如“我没忘记你忘记我,连名字你都说错……你说过两天来看我,结果一等就是一年多……”与去年同时期举办的1.0活动有所不同的是,今次结芦守墓的地点,从二湾的福建义山换成三湾的华人义山,因为这两座义山,皆是州政府相关发展计划下受影响的地点。村民在守墓现场搭起帐棚,除了作为活动的地点,也成为他们夜宿义山的“临时住所”。由于週四大多数时候都在下雨,靠海的义山强风阵阵,晚上入睡并不好受。可是,村民却仅以三夹板和遮棚为床倒头大睡,抱着守护义山的决心抵御恶劣环境,以行动展现了他们的坚持。蔡平先指出,边佳兰华人义山司法重审上诉申请获吉隆坡法庭接受后,将在开斋节过后安排适当时间入稟。对于他们来说,有一线希望就会继续争取,因此,来年希望再举办3.0、4.0的守墓行活动,好让义山永久地保留下去。古墓沉海底或聘潜水员打捞边佳兰自救联盟代主席蔡平先披露,边佳兰义山沿海安置的许多古墓,随着日积月累的海水浸蚀,许多已沉入海底。因此,他不排除往后若有能力,将聘请潜水员将这些古墓碑打捞上来,以便另行安置,让祖先有个安稳的长眠之地。蔡平先说:“我从一些渔夫那里听到,他们捕鱼时,鱼网不时会勾到一些东西,结果捞上来时发现是墓碑。”他相信,沿着海岸线安置的古墓,已有不少“悄悄”沉入了海底。“这些古墓很多都是清朝时期的,所以如果我们有能力,希望能请人潜入海底将这些墓碑捞上来。”义山灵异事件频传边佳兰华人义山“迁”或“留”的问题解决前,当地却以讹传讹传出不少灵异事件,为搬迁课题增添离奇色彩。根据当地村民透露,自义山旁的发展工程如火如荼展开后,村民便不时听闻该处发生令人难以置信的灵异传闻。惊见海底现村庄村民说,有潜水员潜入义山旁的海底工作时,惊见海底竟然出现一个村庄,吓得赶快浮起,甚至过后还辞工不干,针对这一传言,村民还臆测所谓的海底村庄,说不定就是先人的墓碑。另有传言指,工地工人半夜看到一家大小在海边戏水,但定睛一看时,人却全部消失不见。村民还言之凿凿说,一名在工地工作的日本人,见到一名长髮女子一直逗留在职员专用客货车不肯离去,结果害怕得坚持不使用客货车接载。5民联议员参与守墓活动边佳兰“反灭村之结芦守墓2.0”活动,获得民联柔州行动党议员大力支持,今次共有5名国州议员参与,他们包括麻坡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文打烟州议员蔡伟明、昔加末彼咯区州议员林永源、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及彭加兰岭顶州议员邹裕豪。针对边佳兰村民发起的守墓义山活动,首次参与的邹裕豪说,有关的社区活动是值得推展的,因为自村民发动守护义山的系列活动后,已做了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事,就是将当地原本口传的历史以文字记录下来,成为有史可考的依据。邹裕豪指出,边佳兰义山是一个值得保留的文化遗产地,因为早在柔佛王朝成立以前,边佳兰已存在,因此,保留了边佳兰村民集体记忆的华人义山若就此消失,将是十分可惜的事。“边佳兰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还有美食比如龙虾,但是搞石化工程就等于搞垮了这些资源,所以州政府应该重新规划边佳兰一带即东南部的旅游业。”林永源则形容,边佳兰是一块宝玉,而这块玉还有待磨得更光亮。他说:“这个地方应该有更好的发展,但并不是工业或石化业。”“我希望州政府延后这里的发展计划的同时,应该考虑放弃这里。”他和邹裕豪皆异口同声说,民联议员将在来临召开的州议会提出边佳兰的相关课题。计划出版《边佳兰地方誌》边佳兰自救联盟计划在未来半年内出版一本上下集的《边佳兰地方誌》,以记载当地的人文历史、传统行业和美食特色等。自救联盟秘书孙秀彬说,在发起守护义山、守护边佳兰的一系列活动后,村民在一些文史工作者的协助下,发现了许多过去未曾知道的事,也对边佳兰产生了渴慕认识更多、更深的心思,于是有了出版边佳兰地方誌的想法。她披露,由于仍有许多有待收集的资料,出书的计划预计尚需等到明年年中才能落实。她指出,根据初步计划,边佳兰地方誌将以上下集出版。其中,上集内容包含了义山、庙宇、会馆和宗祠等;下集则涵盖人文历史、传统行业、美食等。“我们打算筹募逾2万令吉出版这本地方誌,如果获得村民热烈支持,将以各200页的全彩形式呈现。”【大事件:边佳兰建石化厂风波】‧2013.08.10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